我去种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2,偷偷,我去种树,鲜鲜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自己的性格。

不会讲话,不敢表达,连和别人对视这样的小事情都做得很困难,没有兴趣爱好,只好花很多时间去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同学却记不住我的样子。大家都说老师会偏爱优等生,但是太过安静的优等生似乎没什么特别值得偏爱的地方。高三我坐在窗边,数学老师走过长廊,我听到她问班长:“你们班安小嘉写字很好看哦,长什么样啊?”

就是这样的存在。

上台发言会紧张到大脑空白,老师提问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明明答案已经都想好了。老师生气地叫我坐下,问我:“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你有没有认真听课?从刚才就看到你一直在本子上写东西,有人叫你动笔了吗?”

隔壁桌的程洲举手站了起来。

他拿起我的笔记本,照着上面的答案一字一字读出来。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我们班,不对,我们高中有很多女生暗恋他,走在路上总能听到他的名字,当时流行学校表白qq墙,每天都有投稿宣告喜欢他;广播站点一首歌要收两块,总有女孩子乐此不疲为他点歌。我没有敢抬头看他,他的声音很清晰地响在教室里,原来有人可以把冷冰冰的文字咬得这么好听。

读完了,他举起笔记本晃了晃,说:“老师,安小嘉喉咙不舒服,把答案写在纸上了。”

他为我解围,知道我叫安小嘉。

我高中时不漂亮,永远一个人待在角落,剪着齐耳的短发。早读后要跑操,女孩子们跑完总会换上好看的裙子,露出一截细长的腿,把马尾散下来或者编辫子。而我穿着一成不变的裤子,踩着帆布鞋。后来我发现程洲交过的女朋友都留着长头发,裙摆飘飘,身上有不同的香味。大一我犹豫很久,买了人生中第一条裙子,换上后在镜子前站了很久,擦了柑橘味香水,觉得自己好像傻得可以。我下载程洲的课程表,特意站在教室门口故作等人,他走出来,旁边贴着女朋友,带着笑意,没有看我一眼。

……没有认出我吗?

我买了很多裙子,每天都换不同的裙子,换不同味道的香水,头发从肩膀蓄到肩胛骨,从一教到六教,一楼到六楼,大一到大二。程洲臂弯里的手换了好几双,女朋友的面孔都是不一样的漂亮,偶尔视线扫过我,是单纯的扫过一个人,一棵树那样。那句“你也在这个学校啊”我始终没有等到,等到一声“同学”。

原来程洲不记得我了。

“认识我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

故纸堆

风月客

平行线

柳曦泽

异世被日之旅(纯肉,多种族,多玩法)

乍见翻疑梦

坏种

江公子

折翅(SM NP 囚禁 暗黑 BG)

陆安暖

太太,如果我说这是个美丽的误会……你信吗?

以H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