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福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195章,九清,酒醉的福蝶,鲜鲜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扶清缄口不言,雨色清凌落在她水色绯红眼底,倒是比殷九弱还倔强的味道。

看来神尊似乎知道许多事,却又不愿意说,殷九弱薄唇勾出嘲讽的弧度,不愿意说便不说,我对您也无甚兴趣,只希望您记得把这个共生咒的术法解除掉。

说罢话,殷九弱也不管扶清在想什么,撩开衣袍下摆,大步流星地离开,直接乘上勾玉已经准备好的船,前往湖心小筑。

那边阿引采完酸枣回来,在赶走情敌风起后,和岁歌、冲忧一起兴高采烈地围炉烤肉。

阿引刚烤上一块牛肉,就看见殷九弱穿着青墨色的对襟大衣,独自一人乘船过来。

烟湿雨汽里,扶清独自停在原地的身影淡薄如雾。

你们说,神尊还能忍多久?岁歌手里翻转着用来烧烤的竹签,心不在焉地问。

忍什么多久?阿引挽好袖子,给冲忧掰了一半密柚吃,防着烧烤干燥上火,神尊不是挺乐在其中的吗?我看她能见到九弱就很满足。

什么乐在其中?殷九弱已经下了船,正拍散凝结在衣襟上的水珠,身侧仿佛也沾上了雾气。

岁歌弯出一道笑眼,继续调笑说:我们在聊啊,神尊嘴角的伤口到底是怎么来的?

殷九弱面不改色,姿仪挺正地坐下,哦,那你们继续聊。

冲忧顺势看向湖对面的女人,依旧站在苍青色的山色雨濛中,银发朦胧眉心的血痕从未有半分消退的迹象。

她莫名心底一悸,总觉得疯魔到底的扶清,已经在深渊里坠无可坠,而殷九弱冲忧心里明白,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清醒。

扶清与殷九弱之间分明是解不开的死结。

见殷九弱不上当,岁歌翻了个白眼,换了话题,明天我想回修罗族,你陪不陪我去?

明天?殷九弱接过冲忧给她温好的果酒,还未饮下就惊讶地看向岁歌,你怎么没早一点说?

岁歌咬牙切齿地笑:我听说差点儿跟我姐姐成亲的那个人,最近又蠢蠢欲动,想要跑回修罗界找她。

话音一落,正热火朝天吃烤肉的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停下筷子,三双眼睛来回在岁歌身上游移。

你姐姐和你是什么关系?阿引率先发问。

姐妹的关系。岁歌答得理所当然。

阿引一脸无语,直截了当问道:那你和大王女岁音是亲生姐妹吗?

不是,我是修罗族第一将军的女儿,我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仙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洪荒混元路

苏淮向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