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福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201章,九清,酒醉的福蝶,鲜鲜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侍女发现岁歌把仅剩的小拇指的指甲也剪去了,是的,神尊说想照顾殿下这一夜。就这一夜,王女您看,是让几位王妃过去,还是

神尊真是这样恳求的?让我们容她照顾九弱一夜,以前她不是都偷偷摸摸的嘛,今儿个怎么转性了?

不清楚,但神尊的确是这么请求的。

我过去看看再说,岁歌伸伸懒腰,本来她是默许这件事的。不过扶清求到她这儿来,可不得去看看热闹。

于是,她起身好整以暇地往镇风楼走去。

镇风楼的寝殿里,明亮的烛火被淡色的金帐掩着光线,柔和澄澈且一点都不刺眼。

比刚才更冰冷的触感搭上额头,殷九弱在噩梦中辗转,突然抬手攥住了女人细弱的手腕。

梦里的自己好像又与扶清翻云覆雨,她心底不由得恼恨起自己的不坚定,熟悉的恨意上涌,这一次还夹杂了些许的心慌。

为何还会被扶清一而再再而三地撩动心弦,她不喜欢这样。

小九?好一点了吗?扶清一时不察被抓紧手腕,对方肌肤温度很高,让她身体不由得软倒,发出一声带着鼻音的酥软娇吟。

然而,殷九弱并没有应答,只是下意识皱着眉,光洁额面沁出细细的汗。

噩梦里场景变换,从大雪茫茫的鹤雪峰变作朱墙大殿的皇宫。

她是被打入死牢的谋逆犯人,身穿凤袍的高贵女人手握缚龙鞭,将她的头抬起,对着宫人说:

果然长得很像,把她送到本宫这儿,本宫亲自替她沐浴上药。

那时候的她第一次识得情之滋味,她不再是监牢深处无人问津的犯人。而是日日与皇后嫂嫂同床共枕的新帝。

床榻间,女人总爱让自己称呼她「皇嫂」,每当听见这两个饱含情意的字,扶清便会将她裹缠得更近,绞到汁水潺潺流淌,她怎么都分不开。

殷九弱冰冷的眸底微动,仿佛能瞧见莹白光影在她眼前凝聚如雾。

怎么扶清还在这里,所以刚才女人的柔声安慰和自己的心安,并不是梦吗?

噩梦带来的后怕渐渐消褪,另一种惶惑与难明的不安再次如潮水涌动。

她双眼迷茫,半梦半醒间侧头望了望天色,月华朗照,空气仿佛都被风雪冻脆了,裂出一片又一片的冰晶飞舞。

还未天亮,这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梦。

岁歌就站在门边,隐隐约约透过淡金色的帘帐看见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仙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重生魔尊与他的不靠谱师尊

破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