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福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162章,九清,酒醉的福蝶,鲜鲜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若这副身子,还能被殷九弱正视一眼,扶清甘心侍奉,情愿在糜糜深夜为她绽放,贪得一时相见,求一线温存。

不敢去想那些人是怎样在床笫之间,与殷九弱两两相欢。

夜凉如水,窗外跃进的冷风拂动女人轻透的薄纱,肌肤白得细腻,绯红柔软若隐若现,春色无边,诱人遐思无限。

陪我?殷九弱勾着唇,笑得讥讽又冷咧,怎么个陪法,下情毒吗?

不,不是,扶清强忍着内心的羞耻与惶然,眼中是自己也未曾料想过的无望与决然,你想怎样都可以。

此言一出,女人无异于是在卑微求欢,如疯似魔地想要靠身体,求得哪怕一丝慰藉。

这般悲哀这般委下身段地以色侍人。

殷九弱略感惊讶,低头睨着银发如绸、仙姿玉容的女人,谁又能想到圣洁清纯的神尊会有一日如此笨拙又如此虔诚地引诱前妻。

姑且算是引诱吧。

见殷九弱没有说话,扶清没忍住抬眸望了对方一眼,少女神色沉郁,眼睫低垂,脸上一派高深莫测的漠然。

我想怎样都可以?殷九弱露出一抹难以琢磨的笑,轻轻靠坐在床边的软枕上,随意打量过扶清。

女人墨黑凤眸含情,眉心寂灭血痕糜艳不已,面上是藏不住的偏执阴戾之色。

偏偏她身形单薄,清冷妖冶,若隐若现的丝衣下,雪白半弧点缀着糜艳朱砂痣,唇瓣湿润潋滟,狐妖般吸人精气。

嗯,做什么都可以,扶清微微阖眼,眼尾浮着胭脂色的水光,如有一种不管不顾的献祭之感。

有那么一瞬间,殷九弱心底深藏的恨意大炽,很想狠狠扯过扶清,任女人坠在柔软床榻间,低低吟泣,软白如玉的肌肤染上或青或绯的痕迹。

都是扶清非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自己,以柔弱、以任君采撷的姿态。

这女人当真以为她殷九弱是什么正人君子,或者还是什么都不懂清澈稚童吗?

以为一点点身体上的安抚,就能让她心里不见底的黑暗,重现光明?

有那么一瞬间,殷九弱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很想将女人狠狠抵在红帐间,问问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心痛。

但她极快地平复了如此荒唐的心念,压下一切或因恨因怨因痛,或因欲引出的全部心念。

神尊,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依无靠的小傻子了,我有那么多位妻子,她们个个温柔小意,我怎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仙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大明朱标:朱元璋头号黑粉

山泽